陆游:兰亭美酒逢人醉的酒文化  

发布者:佚名发布时间:2022-01-15访问量:3.16 K

陆游,字务观,号放翁,越州山阴人,南宋诗人、词人。后人每以陆游为南宋诗人之冠。陆游自言「六十年间万首诗」,是中国历史上自作诗留存最多的诗人。陆游曾经请求废除凌迟,《请除凌迟刑》云:「肌肉已尽,而气息未绝,肝心联络,而视明尤存。感伤致和,亏损仁政,实非圣世所宜遵」,但未得朝廷接受。

陆游的一生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他的号“放翁”就与饮酒有关。后人常这样评价陆游:“百岁光阴半归酒”。  

美酒逢人醉  

陆游常咏叹美酒和名酒。他在《凌云醉归作》云:“玻璃春满琉璃锺,宦情苦薄酒兴浓。十年看尽人间事,更觉麴生偏有味。君不见蒲萄一斗换得西凉州,不如将军告身供一醉”。而诗词中的“蒲萄”指的就是现在的“葡萄”,陆游赞葡萄酒醇厚,更胜却宦海声色,在看尽世间纷争后,他愿以将军头衔换美酒,只求一醉。他还对家乡的“兰亭酒”念念不忘,他在《兰亭道上》中写道:“兰亭美酒逢人醉,花坞茶新满市香。”  

陆游偏爱劲酒,正如他在《夜登千峰榭》所写:“薄酿不浇胸垒块,壮图空负胆轮囷”,淡酒不足以消愁。他还在《比从人觅酒皆酸薄戏作此诗》中云:“酒尽聊凭折简求,不知人要博凉州”,从中可知陆游在喝光酒后,还经常写信向友人邀酒,可惜友人这次送他的酒比较“酸薄”,不对他的胃口,他更爱凉州那里的烈酒。  

酒逢知己千杯少  

正所谓:酒逢知己千杯少,陆游常邀三五好友一起饮酒畅聊,兴之所至,便吟诗作赋。在他写过的与酒相关的诗歌中,以《对酒》为名的便有不少,其中《对酒·闲愁如飞雪》最为人称道。前两句写道:“闲愁如飞雪,入酒即消融”,他和知己在一起共饮,闲愁便如雪花一般,尽可消融于酒中。在另一首对酒诗中:“社醅又借醉颜酡,手挽邻翁作浩歌。”醉酒后的放翁尽显真性情,和友人开怀畅饮后还唱起歌来。  

劝君莫辞酒,酒能解君愁  

酒可浇愁,可使人忘忧,陆游在《莫辞酒》中写道:“劝君莫辞酒,酒能解君愁”。陆游一生忧国忧民,始终坚持抗金,因此而频遭主和派的压制,仕途坎坷。他在《江楼吹笛饮酒大醉中作》中写道:“披裘对酒难为客,长揖北辰相献酬。一饮五百年,一醉三千秋。”当时陆游在蜀地任职,遭主和势力诋毁“燕饮颓放”,陆游被免官,无奈离开蜀地,苦闷难以排解,便只愿“一醉三千秋”。  

陆游对酒钟爱,在诗人眼里绍兴酒是一种兴奋剂,使陆游发出气壮山河的呐喊,展开精鹜八极,神游四方,超越时空的想象。同时也为中国诗酒文化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千红一香烟批发网收集的资料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。本文链接:http://www.qianhongyi.com/post/10137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