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姐弟坠楼案:两被告人5个月聊天记录曝光

发布者:佚名发布时间:2022-01-11访问量:3.87 K

  1月10日上午从重庆市五中院一审法官处了解到,两名被告人的法定上诉期已过,法院暂未收到两人的上诉状,还不清楚两人是否上诉。但不排除两人以邮寄的方式寄出,如果在法定上诉期限内寄出诉状,依旧可以上诉

重庆姐弟坠楼案:两被告人5个月聊天记录曝光

  以下是两人的微信聊天记录节选:

  “有娃儿是不可能接受的”

  2020年6月3日

  叶诚尘:“娃儿没解决前我不见你妈哟”“我反正坚持有娃儿是不可能接受的”

  张波:“你不见娃儿都(注:方言,同就)是了呀”

  叶诚尘:“有娃儿真是不可能的事”“你应该想办法啷个让你2个娃儿一起那个吧”

  张波:“2个啷个可能嘛”

  叶诚尘:“把她接出来耍”“开车带他们出去耍”“车险买起”“说照相呀”“带她去找弟弟还不愿意吗”

  (注:张波离婚后,女儿跟着母亲生活,儿子跟着张波生活。)

  张波:“现在是大的个真的可能不认我哟,娃儿都不愿意跟我一路,我去说带她出来耍,都没得人信,现在娃儿都晓得说话了,她不愿意跟我一路,她跟弟弟没得任何感情,现在不是非要这么急”

  叶诚尘:“那好久急嘛,把房子买了来吗,你有勒个多娃儿,我们以后找再多钱也没钱,其实不是带不出来娃儿,是不想”

  020年6月4日

  叶诚尘在微信中提到其父亲在骂她,让张波“一个月后把娃儿的事处理了”。

  张波:“娃儿的事情处理完了,不说出去不都好了吗”

  叶诚尘:“那你快点呀”

  2020年6月6日

  叶诚尘:“反正有娃儿我是接受不了的”“你马上把娃儿解决了就行了呀”“先解决娃儿”“还不是怪你在一直拖”“有娃儿我妈我全家都不干”

  张波:“我晓得都是娃儿的问题”“目前是房子的问题,等几天就是娃儿的问题”“再过一段时间是我二婚的问题”

  叶诚尘:“二婚就拿房子车子这些来说事撒”

  张波:“娃儿出了事,你都没得资格说我是二婚撒子的”“娃儿没得了,我们就是公平的了”

  叶诚尘:“我就没得资格说你任何了”“就不得去想你是咋子二婚了呀”

  张波:“2条命都这么不值呀”

  叶诚尘:“就不该存在呀他们”

  张波:“不应该在那么也是在了,我不是为了你去做的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嘛”

  叶诚尘:“有他们在我们不会幸福”“有他们在是不可能跟你在一起”

  张波:“所以都是为了你,我才去做的这些伤天害理的事”

  叶诚尘:“能证明你爱不爱我呀”

  张波:“完全是为了你”“是你喊我这样的,我才去做的”“好伤天害理嘛”

  叶诚尘:“那你不做嘛”

  张波:“哪个愿意做嘛?”

  2020年10月18日

  叶诚尘:“好久之内把事情办了”

  张波:“10月之内”

  叶诚尘:“说的这周,还还给我拖远点嘛”

  张波:“我没有拖”“你真的也不要逼太急了”“做不好吃不了兜着走”

  叶诚尘:“啷个不急,喊你这周,你说下周”

  张波:“你来嘛”“我说10月之内”“这周耍过去了撒”

  叶诚尘:“能提前就提前”

  张波:“我这周回去,回去等机会”

  2020年10月20日

  叶诚尘:“说去说来都是你那2个包袱的问题”

  张波:“处理完了,到底得行不哟”

  叶诚尘:“肯定得行呀”

  张波:“我晓得,今天开始事情没有昨晚,我们都不能见面”“其实我现在压力也大,大得都想爆发”叶诚尘:“你是不是要给我个准确时间”

  张波:“10月之内,反正没有办好,我国人(自己)也不会来见你了”

  叶诚尘:“最多10天的时间”

  张波:“我现在没有回去安排,心里也没得数”

  叶诚尘:“说好这周就这周”“反正这周是最后的时间”

  张波:“我想哈办法嘛;我问了我妈了,我这样说的,喊我妈给大娃买点衣服,怎么样”

  叶诚尘:“她好就去买嘛”“下个月就合格了呀”

  “我撒子都愿意为你做”

千红一香烟批发网收集的资料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。本文链接:http://www.qianhongyi.com/post/100044.html